辅法魔行 第001章 这也太刺激啦!

2020-04-05 沧州装修公司

辅法魔行 第001章 这也太刺激啦!

老话说的好月黑风高夜,杀人放火天!今天晚上就是这么个样子,原本该挂在天空的一轮圆月被满天乌濛濛的云朵儿给遮住了,就算是时不时的能露一下脸,把自己皎洁的光芒洒向大地,也不过就是昙花一现,眨眼间整个世界又恢复到了灰不溜丢的样子。

人迹罕至的傍山路,一侧是几乎垂直的大坡,一侧是高耸的山体,两边都是参天的大树,枝浓叶茂的几乎把四五米的小路遮蔽的严严实实的不透一丝光亮。

在这样的山道上,一匹矫健的黑色骏马正在昂首飞驰着,嗒嗒的马蹄声不断的惊起林中一群群的飞鸟。

在马背之上,端坐着一大一小两个人影,突然的一道月光透过了树枝之间的空隙照到了骑士的身上,可以看清小的大约十六七岁的样子,脸型呈微瘦的国字型,剑眉星目,唇红齿白,一头乌黑的齐肩发,被骏马带起的气流激向了脑后,小伙儿挺帅气,关健是帅气的还没有一丝毫的奶气,结实的身形让整个看起来英气十足。

只不过现在英俊的脸上满是担忧,两道浓黑的眉毛紧紧的锁在了一起。

大的人影身上罩着一件深色的长袍,头上也戴着兜帽,看不清楚颜面,不过从这位骑马的姿态来看,如钉子一样钉在马背之上,显示了这一位绝对是一位极为出色的骑士。

“驾!驾!”大的骑士不断的催促着跨下的骏马,因为在这位灵敏的耳朵感知之下,后面的追兵已经越来越近了。

骏马的速度很快,而且借着下山之势可以说是气如奔雷。

过了片刻,眼见前面的道路越来越宽,大骑士并没有更近一步催马,反面轻轻的带了一下缰绳放慢了马速。

“父亲,怎么了?”

马背上的小骑士发现马速慢了下来,不由的出声问道。

大骑士没有作声,小跑了大约十来米,转了个急弯之后,整个眼前霍然开朗,一块呈不规则四方形,长宽差不多各为一箭的大空地呈现在两人的面前,在空地的另一头则是两条岔道。

“总算我没有记错”大骑士似乎很满意自己的记忆,勒住了马缰身形一晃下了马。

“父亲!”马背上的少年焦急的说道。

现在后有追兵,而且自家的马力也快耗尽了,父亲怎么还下了马呢?少年望向父亲的目光中满是疑问。

大骑士揭开了头上的兜帽,露出了满头的白色的短发,短发沿着鬓角一直到了腮边,和满脸的白色的络腮胡交织在了一起,厚实的嘴唇下角到下巴有一道渐浅的伤疤,非常的引人注目,这道伤疤破坏了大骑士的脸,却让它看起来更增一股子雄性味道,整个如同一怀浓醇深厚的美酒一般。

除去这块伤疤,光就脸形和眉眼来说,大骑士和马背上的少年却是几分相似,只不过大骑士的脸更加的方正,看起来也更具有威严一些,两道目光也更加的锐利,顾盼之间似乎有一种说不出的光华在双目之间流淌。

“你先走,我来抵挡一阵!”大骑士轻轻的一拍马股,想让自己的儿子骑着马先走。

谁知道走了两步之后,小骑士却是勒住了马,站定了。

“快走!说不准在前面,你姑姑的骑士就迎上来了,到时候你让他们来支援我”大骑士焦急的催促说道:“再不走就来不急了!”。

大骑士一边说着一边向着另外一条道走了过去,很显然大骑士准备给后面的追兵一个错误的信号,想把追兵引到另一条道上,以增加自己儿子的生存机会。

小骑士望向了父亲,苦笑了一下反问道:“姑姑的人不会来了对不对?”。

听了这话大骑士顿住了脚步,回头望向了儿子。

小骑士又道:“父亲,我不傻,如果姑姑的骑士来接应我们,早在三天之前就该和咱们会合了,现在这个时候都没有出现,只可能有两个原因,要不姑姑没有收到您的求援信,要不就是她不准备插手这个事情,您觉得到底是哪个理由?”。

大骑士听了长叹一声,一言不发的立在当场。

只听小骑士继续说道:“您就算是引开一些人又能如何,一个骑士我都不可以应付,现在只需两个骑士一起寻向这条路,我就只有束手就擒的份儿,再加上我们的马力已经到了极致…”。

大骑士苦笑道:“我知道,机会总归是机会!”。

小骑士却是笑了笑,稚嫩的脸上一脸的淡然,轻轻的带了一下马头,来到了父亲身边两步远的地方,一翻身下了马,然后从马上的驮囊中抽出了一柄连鞘长剑,握在手中。

啪!

小骑士以剑身拍了一下马臀,吃痛的马儿昂首高嘶一声,唏律律的奔向了岔道。

“今日,请让我和您并肩而战!父亲,为了林克格尔家的荣光”少年抽出了长剑,抛掉了剑鞘,把光洁的长剑握在手中挺了挺小胸脯儿朗声说道。

大骑士望着儿子坚定的目光,心中说不出的激动,又是说不出的懊悔,如果自己没有承诺这件事情,以自己家传修炼之术,假以时日的话,说不定自己的儿子能有机会成为自己祖父的父亲一样的圣堂级的高手,可是现在看来一切的一切都似乎太晚了。

大骑士也知道自己儿子说的是实话,自家的妹妹收不到自己的信号可能性非常小的,最大的可能就是因为某种原因让她选择置身事外。

想到了这里大骑士的心中不禁的涌起了一阵悲哀,自己真的就成了家族的叛逆了?连小小的援会都不愿给了,这些人怎么就这么狠的下心,想看着自己死?

但是当目光落到了眼前少年的身上,大骑士又是心中一暖:终归还有自己的儿子站在自己的身边!虽说这是个没名没份的私生子,但是事到如今,其它的东西又何必放在心上!

大骑士笑着伸手摸了摸儿子的脑袋,惆怅的说道:“如果可能的话,我想和你喝一次酒,咱们父子来个一醉方休!”。

“杀退了追兵,咱们就去喝!”小骑士洒然说道。

“好!哈哈哈!杀光了追兵,我和我儿一醉方休!”大骑士看到儿子的表现心中是一千个一万个骄傲。

朗声大笑着把自己的长剑握在手中,瞬间剑身的剑芒刹那间光华大盛,剑身似乎一下子宽了三倍有余,泛着淡青色的风系魔幻之力,绕着整个剑身无数个风系的气旋就这么的宽大的剑身之上如陀螺般旋转着,搅动着四周空气中的元素之力,一派肃杀之气立刻充盈着整块空地。

少年手中的剑也亮了几分,只是没有父亲这般气势,剑身只宽了一半,剑身之上也只有零星的几个气旋。

稍稍片刻功夫,来路的马蹄声就已经清晰的传到了父子二人的耳中,几个呼吸,第一个骑士的人影就已经落入眼帘。

领头的骑士似乎对这父子二人在空地摆开架式有点儿出乎预料。

“吁!”骑士轻轻的一带马缰,跨下的座骑整个身形在地面形了个个力字型,这才站定了身形。

片刻之间来骑都站定了,放眼望去追兵满打满算一共达到了十五骑!每一个骑士的身上都罩着一袭灰色的披风,站定了之后这些骑士抖开了披风,内里的紫色骑士半胸甲就露了出来,每个胸甲的正中都绘着一枝缠枝纹绽放的金色蔷薇。

“灰鹰岩的****还真舍得下本钱,派了十五骑”大骑士笑着说道:“只不过只有你们这些二阶的大骑士,也不知要牺牲多少才能换的了我这条命”。

“赫顿,我的老朋友,他们不算,那加上我又如何!”。

大骑士的话没有落声,林中道上又传来了一阵中气十足的声音,声音一落,前排的十五名骑士就分了开来,一个约为五十多岁的和大骑士差不多岁数的骑士策马闪了到了大骑士父子的面前。

“马尔森!”大骑士赫顿的脸上一惊,然后就面露苦色:“这个****的确看的起我!追兵的阵容豪华啊,十五个二阶大骑士不够,还有马尔森你这个三阶大骑士!金蔷薇骑士团的团长,她就这么恨我?”

马尔森听了轻声的叹了一口气:“赫顿,说出圣剑的下落,你可以带着因鲁克雷毫发无损的离开,这是我的承诺!”。

“大人!我们的命令是取他头上的首级!”站在马尔森左手的骑士说道。

马尔森看了这人一眼,眼中的寒光一闪:“伊尔,要不要你来当我这个团长?”。

看着伊尔不说话,马尔森望向了场中:“怎么样?”。

赫顿轻轻的摇了摇头:“我答应了维兰大公,要把圣剑交到一个真正的折木合手中,而不是一个无关的人手中”。

“洛因斯公国乱不起了,南部联盟中就我们现在最弱小……”马尔森示图劝说着赫顿。

在马尔森的眼中,要不是国家实在乱不起了,面对着亡国之危,他才懒得掺活这个事情,说起来这烂事儿真是一锅粥,现在公国的太后对眼前的这位未必是光有恨,这是一方面,还有现在所谓的继承人也不知道是谁的种,反正首府清河城私下里都在传这位公室太后的浪荡私生活。

就是这么个鸟样子,偏偏公国现在还乱不得,乱起来估计很快就被别人连核带枣给吞了。马尔森作为骑士团的领袖之一,心中的纠结真是无处诉说。

“我信守我对维兰大公的承诺,不会说出圣剑的下落”赫顿摇了摇头说道。

马尔森听了长叹了一声之后,呛啷一声,抽出了座骑身上挂着的长枪:“那么,咱们手上见胜负吧!大家一起上!这里是德赫塔王国的领地,速战速决!”。

说完枪尖的锋芒一闪,整条长枪显出了三道幻影,伴着急驰的马步,直奔着赫顿身上罩来,与此同时,另外的十五名同时抽出兵器,三人冲向着少年,更多的则是向着赫顿围了过去。

几招之后,赫顿这边便有点儿应付无暇,而少年因鲁克雷却是出乎意料的支持了下来,一来是马尔森前面示意大家抓活的,二来是少年打的也算是有章有法。

“父亲!”因鲁克雷眼角的余光扫到了父亲的左腿上挨了一剑,身形有点儿踉跄不由的惊叫了一声。

“我没事!”赫顿回了一句立刻专心应付。

因鲁克雷这么一个分神,侧面的骑士觉得有机可乘,手中的长剑向下一沉直指因鲁克雷的下盘,以剑身发力,拍向少年的小腿,原本以为这一下是十拿九稳,但是当长剑递到了少年的脚上,剑身还没有触到因鲁克雷的时候,少年却是身体一缩,连人带剑以自杀式的招式向着这位骑士撞来。

原本骑士围攻因为想捉活的就不紧,而且以三大骑士对一个少年,就算少年天纵奇材,也不过就是个玩而以。虽说这三人己窥视三阶骑士,但是毕竟和三阶大骑士还是相去甚远,原本带着点儿戏谑的心想这么突然收却是收不起来了,大惊之下还想自救,却是迟了。

“设勒!”

其中的一个骑士想救,但是也己经有点儿太晚了,大家围攻一个孩子都有点儿松懈,本着猫玩老鼠的心,哪里想到老鼠也是长的牙的,吼声的同时,一缕血光从骑士的下盘洒出,而这位骑士不可思议的望着少年,整个人的身体向漏的气的气球一样缩了下去。

一个大骑士被一个才是准骑士级别的小孩击中的圣源?

这有点儿扯淡了!

不光是两个骑士,围攻赫顿的十三人都不由的停顿了一下,望向了这边。

“你……怎么知道!”骑士睁大了眼睛,一脸不可思议的望着嘴角挂着血迹的少年。

“你太自大了,几招就试出来了”少年抹了一下嘴角,然后大声笑道:“父亲,我杀了一个!”。

“好!咳!咳!”赫顿这边听了哈哈笑了一声就咳漱起来。

剩下的两个要骑士这下冷起了脸,专心应付起来,两个大骑士一专心,其中一个还因为自己朋友的死而满腹怒火,少年因鲁克雷很快就有点儿吃不消了。

几招过后,少年就开始结实的连着吃招了。

啪!胸口挨了一脚之后,少年的身体连退了几步,身形还未稳,一柄长剑带着元素激起的剑罡袭来,少年已经无力躲,结实的吃了一剑之后,整个身体撞向了附近的树干。

咚的一声!少年扔掉了手中的剑,身体软软的垂了下来。

“死了!”一位骑士走到了少年的身边,下了马轻轻的抬手在少年的鼻子上一放,过了好一会儿这才抬头说道。

“对不起!”马尔森望着场中受伤的老友说道。

赫顿听到了儿子的死,突然之间心中一片茫然,一种了无生息的痛楚吞噬着自己的全身,直达灵魂。

痛到了极至是什么?赫顿不知道,只觉得所有的一切都不真实起来,既像是大悲至极又象是豁然解脱。

心无所恋,更无所惧!

赫顿脑海里一片混乱,不过虽是混沌,但是错踪的迷雾之外似乎又有着一缕希骥,赫顿凭着本能追遂着那脑海中的一缕光明,心驰神往!

脑中无念,手中的剑却是越来越快,剑身的气旋也是越来越罡劲,但是双目却是越来越迷离,越来越迷茫呆滞。

此时,挥剑却成了赫顿的本能,无需招式,也无需思虑,轻轻一挥一摆之间看似不可能,却是封住了所有的攻击。

“他撑不了多久了!”一位骑士看着赫顿身上不断涌出的血液说道,任何人也撑不住这么个流法。

不光是这位,所有的骑士包括马尔森也都看出来了,只要是个人,没有了血自然也就剩个死了。

马尔森跳出了攻击圈,长叹一口气说道:“赫顿,投降吧!只要说出你把圣剑交给了谁!带着因鲁克雷的尸体离开吧,他很勇敢”。

毕竟是曾无数次一起出生入死的战友,看着赫顿英雄末路,马尔森实在是下不了手,老头的心中还存有愧疚:一边是家国一边是挚友,马尔森心如刀绞!

因为愧疚,马尔森不忍再看向场中的老友!

这时场中的风向不知不觉之间就转变了,围攻的众骑士觉得赫顿的剑越来越慢,看似无处不破绽,但是当你攻过去的时候却发现自己的招式未尽己老,再进却以不能,唯退方为自保之道。

咦!

一位骑士忍不住叫了一声!

闻声,马尔森睁开了眼,当看清了场中的情景的时候,马尔森心中大骇!

“强攻!他要进阶领域剑士了,快!”

一边说着马尔森立刻重新投入了战圈!

可惜的是,一切都已经晚了!

赫顿的剑己经慢到了极至,似乎是每一次的挥动都要花上两三个呼吸,整个人的双目也也失去了平常的色彩,整个眼睛己经看不到眼瞳,满眼都是像征风系的青灰色,颜色越来越浓,现在己经浓的像是要涌出眼眶!

浓至极在后就是淡至清!

瞬间赫顿的剑身己经见不到风系的气旋了,清洌洌的一片风罡充斥剑身的两尺之地,无声无息,又似无处不在!

领域之境!

连挥掌中剑,清淡淡的几招就连退身边的五人,左掌一张轻抹了一下剑身,左掌带起了一道青芒,随手一挥,青芒腾空而起,化为一道剑影,一剑分两剑!一剑为实一剑为影,实的大巧若拙,影的刁钻凌厉!

“双生剑!”马尔森惊吼道。

“双生剑!”赫顿嘴角挂起了苦涩,看了一眼垂坐在地上的少年尸体,淡然惆怅的说道:“又能如何!”。

话音刚落,一位骑士从肩头到腰间被影剑斜着切开,整个人居然还攻出了一招这才目瞪口呆的望着自己错开的身体赴了黄泉!

赫顿连摆剑身,向着儿子的方向迈出了一步,影剑突灭,再次显现在时候己经穿过了挡路骑士的咽喉。

这还不算完,影剑在空中划过一道极诡的弧弦,旁边的一位骑士眼睁睁的望着它穿过了身边的伙伴,连人带马从天灵盖扎透过了马腹!

“妈呀!”

剩下的骑士哪里还敢围攻,立刻爆退!谁都不想这么个死法!

“能击败圣域剑士的只能是圣域剑士!”马尔森自言自语了一句之后,收剑退了开来,就目前情况来看,现在己经没有打下去的必要了,就算是这里的都陪进去,也无法战胜一个刚刚进阶圣域的剑士,刚进阶的初期三天之内,三级圣域几乎就可以硬抗一级阶圣域了。

马尔森刚一收剑,就看到赫顿的身形晃了一下,几乎就要倒在地上。

“他失血过多,大家别怕,他撑不了多久了”骑士伊尔脸上突然一喜,对着自己身边的伙伴说道:“带着他的首级回去!夫人赏星币一千!”。

听到赏金,剩下的十位骑士相互望了一眼,再看看身上几处伤口的赫顿,不由的攥紧了手中的武器,不过却没人上前。

赫顿这边稳住了身形,刚准备继续向着儿子尸体走,突然间愣住了,因为他发现似乎自己的儿子动了一下,下意识的睁大了眼睛。

果然!少年因鲁克雷又动了一下。

罗小虎捂着胸口,感觉到自己的胸口疼的都快裂开了,一边揉着胸一边睁开了眼睛。

“我了个去!”看清了周围的人,罗小虎有点儿傻眼了,只见一帮子人持刀拿剑的,搞的跟黑社会干架似的,再一看不由的心里对着众人就是一顿鄙视:干架就干架呗,还特娘的搞造型,这梦做的有点儿离奇了,还有人穿铠甲干群架的!

“因鲁!”赫顿心中一喜,紧走了上前把以前的儿子,也就是现代的罗小虎抱住了,紧的罗小虎都有点儿喘不过气来,这才松开了。

“因鲁我的儿子!你没有事吧!”赫顿脸上堆满了欢喜。

罗小虎这时候脑子有点儿短路,因为搂自己的老伯发音怪的很,但是自己却能听的清,而且刚占了人家的身体,意识还没有转过来。

下意识的张口就抓着自家的脑瓜子就说道:“老伯,你让我把这事事捋捋啊,咱们等会聊!”。情急之下罗小虎就下意识的用起了母语中文。

罗小虎也顾不得许多,抬起手来冲着老伯的胸甲上拍了一下:我靠,疼!

这么一吃痛,罗小虎才回过神来,估计自己真的到了红绿两个大辗子的世界了。想到了这里,别的没有想到先是伸手在自己的裆部掏了一把,摸到了一团肉儿,而且感觉个头没有变小,似乎还大了一些,顿时就大松了一口气:还好,东西还在!

东西还在的罗小虎心情又好一点儿,不过刚一抬头,发现有一个鬼鬼祟祟的接近了自己这边,而且手中下握着长剑,一脸的猥琐。

“小心!”

话还没有说完,就见这人的剑已经刺向了自己面前的老伯。

赫顿沉浸于儿子没有死的喜悦之中,对于周围的事情根本就没有太多的关注,一颗心全都放到了儿子身上,听到了罗小虎的提示,虽不知道说的是什么,但是还是理解了,反手就是一剑,剑影再一次突然。

可惜的是有点儿晚,突袭者的剑又在赫顿的后背划下来了一道半寸长的伤口,偷袭者正是骑士伊尔,而且一剑刺出立刻机灵的暴退,赫顿的剑影终究没有伤到伊尔。

儿子没死!赫顿觉得自己已经别无所求了,现在自己唯一要做的就是杀光眼前的敌人,让自己的儿子活下去,在片刻之前,赫顿还没什么把握,但是现在自己己是圣域剑士,虽说失血过多,不过己经有了胜算,不再向是前面那样做困兽之斗了。

望向了罗小虎,赫顿洒然一笑,豪声说道:“因鲁!我要是没有记错的话,四十里之外有个小酒馆,待我了结了他们,咱们爷俩就去一醉方休!”。

赫顿语气豪迈,持剑昂首,神彩激扬,看的罗小虎不由的也跟着起了一丢丢的豪气,伸手一拍大腿:“好!”。

听到了儿子说了一句,赫顿挟剑揉身而上,直扑伊尔的面门:“纳命来!”。

手中长剑剑芒四射,幻出的影剑凌空而起,直挂伊尔的天灵盖。

瞬间,场中的众人又是战成一团!

咕噜!

罗小虎看着滚到自己脚边的东西有点儿傻眼了,一颗鲜血淋淋的人头,而且眼睛还睁的跟牛蛋一样,一副死不瞑目的样子。

罗小虎画过头像,也画过光屁股蛋的男女老少,但是刚才还是活生生人现在就只剩一个脑袋滚到自己的面前,真的让罗小虎有点儿接受不了。

看着实在是瘆人,因为人脸正向着自己,眼睛就如同看着自己一般,瞅了一分钟不到,罗小虎就有点儿怕怕滴,把脚伸出去踢开了人头,心中道着:莫怪,莫怪!

刚把人头应付过去,罗小虎就看到一个人影扑向了自己这边,等着罗小虎反应过来的时候,长剑的已经直奔自己的脑袋儿来!

这长剑的速度,罗小虎哪能躲在过去,别说是躲了直接就迅雷不及掩耳,脑子回过来了,身体还傻愣着呢。

我命休矣!

罗小虎在心里鬼嚎了一嗓子。

哚!

眼看着长剑就要刺中罗小虎的咽喉,却是被什么推了一下,直接刺中了罗小虎依着的树杆。然后罗小虎就觉得自己的裆部一痛,刚才扑向自己的人,直接从突然立定的马上扑了下来,己经死翘翘了居然大脑袋还砸在了自己裆中的传家宝上,顿时把罗小虎痛的脑门上的汗都出来了。

好不容易痛感消失了一点儿,罗小虎一转脑袋就看到明晃晃插在自己脖子不到十公分的长剑,再看看场中时不时的就飞起一个手臂,或者不知道哪个倒霉蛋的血管着了道儿,鲜血像是喷泉一样溅起,整个四周放眼望去都是血肉横飞的景像,一个能看的地儿都没有!

“这也太刺激了吧!我刚来好不好,上来就给我来这么一出,我一从法制社会来的城市青年真的吃不消啊!”看着眼前的景像,再闻着四周刺鼻的血腥味儿,罗小虎一侧身,直接就开始吐了起来!

心绞痛型冠心病的症状赤峰癫痫病医院地址玉林鸡骨草胶囊效果好不好

小孩子不爱吃饭
儿童健脾胃的药
宝宝不消化胀气怎么办
为你推荐